您现在的位置: 湖湘画院 > 新闻快讯> 文章内容

2009年中国美术述评

编辑:     日期: 2013-08-24 03:08:31    来源: 新闻快讯    点击:[ 445] 次    

盛世华章 斑斓色彩
——2009年中国美术述评
彭迪 杨萍

2009年,全球笼罩在金融危机的阴霾下,而中国却生机勃勃地呈现一如既往的斑斓色彩,为这个世界注入美好的希望。一年里,与国家建设同步推进的美术事业,包括创作实践、学术研究、活动展览、人才培养、美术教育、文化产业和艺术市场,同样呈现一如既往的斑斓色彩。
一、恢弘大展,汇报祖国
2009年时值新中国成立60华诞。60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30年来,新中国的几代美术家合着新时代的伟大脉搏,将美术事业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紧密结合起来,关注社会,关注民生,关注民族和国家的命运,用充满激情和美学华彩的艺术创作为祖国和人民献上了一幅又一幅最新最美的图画。因此,在回顾历史中展望未来,是2009年美术活动最突出的一个主题。
这一年里,配合庆祝活动的美术展览在全国各地可谓遍地开花。其中有四项重大美术展览被列入中宣部“向祖国汇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系列文艺活动”。1.“新中国美术60年展览”。该展囊括了1949年以来的大部分重要作品,集中展示了新中国60年美术创作的成就,呈现了中国美术在民族化、大众化、现代化历史进程中的丰富形态。2.“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展览”。该展集中展出了“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于这一年竣工完成的102件大型美术作品,向国人艺术地展现了我国波澜壮阔的反帝、反封建、反殖民主义斗争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的重大历史事件。11月在杭州举行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理论研讨会”,就这一大型文化工程进行了深入的学术探讨。 3.“灵感高原——中国美术作品展”。这个为纪念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而举办的专题展览,展出了20世纪40年代以来中国各族美术家在青藏高原上创作的艺术精品,其中包括吴作人、董希文、叶浅予等著名画家的个案研究展示。4.“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是历时最长、规模最大,同时也一直配合建国庆典的制度性展览。从2009年4月开始,各省、市、自治区、部队为向国庆献礼并选拔推荐全国美展参展作品而举办的省级展览陆续开展;8月起,“第十一届全国美展”10个分展区的展览在10个城市先后亮相;12月,“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暨首届中国美术奖创作奖、获奖提名作品展览”汇集北京展出,其中有153件作品荣获首届“中国美术奖·创作奖”。本届展览的主办方在完善办展、评奖机制方面做大量的努力,以充分地体现当代创作水平,推出新人和力作。
与上述四项美术大展配套,文化部艺术司、中国美协还特别举办了大规模的“成就与拓展——新中国美术60年学术研讨会”,组织全国有影响的美术理论家对新中国美术60年的发展历史和创造成就作了全面而深入的梳理和总结。与新中国同龄的中国美协,今年也适逢成立60周年,其结合首届“中国美术奖”颁奖仪式而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典,既隆重又别有意义。18位首届“中国美术奖·创作奖”金奖作者、17位首届“中国美术奖·理论评论奖”作者和6位首届“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在庆典上被授予奖牌和获奖证书。在中国美协与新中国共同走过60年的特别时刻,以最隆重的仪式向取得突出成就的美术家和理论家授予美术界的最高荣誉,是它作为全国美术家的社会团体向祖国汇报的最好方式,其举措切合设立国家荣誉制度、表彰有杰出贡献的艺术工作者的文化建设需要。
此外,这一年里,还有一些独特视角的回顾性展览,如“《收租院》大型群雕与文献展”、“博巴油画训练班文献展”、“基石——走过60年”等等。这些从不同角度梳理和阐释历史的展览,只是美术界为庆祝新中国60华诞而举办的众多活动的一部分,它们不够煊赫却也引人关注。一年里,令人瞩目的还有“艺林拓荒——王树村民间美术收藏研究成就展”、“实者慧——邹佩珠、李小可、李珠、李庚捐赠李可染作品展”、“靳尚谊捐赠作品展”、“台湾廖修平捐赠版画展”等一系列表彰艺术家义举的捐赠作品展。这些捐赠既丰富了美术品的国家收藏,也充实了见证新中国60年的美术资料。
二、创作自由,局面繁荣
由诸多展览的参展作品,可以综合地认识到2009年美术创作的一般状态。总体而言,美术家们普遍重视从现实生活出发来发掘和把握艺术的思想主题,努力通过有所感受、有所认识、有所选择的事物和角度,来反映或表现我们国家在新的历史时期里的社会实践主题、价值取向和精神面貌。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种反映或表现中,可以体会到美术家积极而健康的人生态度和价值判断。基于主体的这种认识状态,许多作品在艺术观念、形式意味和审美情趣方面都有了更为鲜明的倾向性,少了许多琐屑狭隘、矫情绮靡的“自我表现”,让人们对当代中国社会生活面貌和精神世界有更为全面的认识和了解,让人由昂扬、达观的美学神采中感受到愉悦和希望。浮躁而急功近利的创作倾向,有了更加明显的改变。由宽松舒展、雍容自然的作品面貌,可以感觉到在艺术家那里普遍呈现的趋向平和的心态调整。这是值得欣慰的变化。透过各种展览上的作品,可以看到各个美术门类的创作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现,有很高的技术水准。显然,艺术家们在艺术语言方面、在技术表现方面下了越来越大的功夫。譬如门类特质的强化、绘画性或塑造性的突显、体现技巧的生动性和趣味性、艺术作风的沉稳感和形式品格的蕴藉之美,等等,都是与技术水平提高有关的美学质量。而技术水平的这种提高,也是良好心态的结果。
美术家在美学价值表达、艺术个性发挥方面的更大程度的自由,带给2009年的美术创作以风格形式多样发展、和谐共进的繁荣局面。通过一些带有明确学术主题或艺术取向的专题展览,譬如“民生·生民——现代中国水墨人物画学术邀请展”、“悟象化境:传统思维的当代重述展”、“中国写实画派五周年油画特展”等等,人们可以感受到美术创作上的学术思考和价值追求。而通过黄宾虹、吴作人、董希文、李苦禅、黄君璧、黄苗子、杨之光、晁楣、魏传义、孔仲起、方增先、周韶华、刘大为、潘公凯、许江、何家英、霍春阳、冯大中、贾又福、沈尧伊等的个人回顾展或新作展,以及一些实验艺术家的个展,则可以感受到美术创作的活泼性和艺术取向的丰富性。老中青三代艺术家竞相亮相,主流艺术和实验艺术各显风姿,构成反映美术界活跃创作状态的一道风景,也是美术繁荣新型格局的一种预示。
美术创作的活跃与繁荣,也增进着两岸四地的创作交流。“讲述——2009海峡两岸当代艺术展”、“庆祝澳门回归十周年——中国当代美术作品展”、“画境行旅——海峡两岸油画艺术联展”等活动,不仅展示了两岸四地美术家的创作成果,更显示了中华民族同宗同文的不可分割性和中华文化的延续性。
2009年是职业艺术家聚集区普遍出现震荡的一年。北京的798、索家村、费家村、环铁、宋庄,以及重庆、上海等全国其它地区的艺术家聚集园区,不断传来改建拆迁、地盘转让、画廊关闭的消息。而与这种震荡相对的,则是另一个同样具有震荡性的事件: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当代艺术院于11月挂牌成立,聘请了22位当代艺术家为“艺术院士”。对国家学术机构主动介入“当代艺术”领域的这一举措,美术界反响强烈,引发了有关创作体制和价值认同等诸多问题的讨论。
三、培养青年,着眼未来
青年寄托着希望,青年昭示着未来。青年美术家队伍的建设,一直是美术事业的重中之重。2009年初,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同志,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同志分别就中国美协《关于青年美术家队伍和创作状况调研报告》做了重要批示,中国美协随即迅速启动“中青年美术家海外研修”工程。这一工程得到全国青年美术家的积极响应。经过认真筛选,第一批8名中青年美术家有幸获得赴海外研修的机会,派遣证书于2009年12月颁发。在此之前,每位入选者都提交了颇具前沿性的课题研修提纲,其研修归来的成果汇报令人期待。
与1981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上青年才俊井喷般崛起的景象相比,时隔28年的“第三届全国青年美展”更像是一次青年美术家不分伯仲的高水平的集体亮相。紧随其后的“2009年造型艺术新人展”,也为青年美术家提供了展示才华的舞台。从“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的情况来看,美术家和评委队伍都呈现年轻化的现象。送件的作者中,中青年美术家超过70%;全部展出作品中,中青年美术家作品超过60%;评委构成中,中青年评委的数量约占50%。所有这一切,都显示了青年美术家队伍建设积极推进的良好态势。
近些年来,高校盲目扩招已给艺术教育造成不良后果。针对出现的问题,2009年的艺术高校招生有了一些新的措施,譬如全面实施统考并采取网上阅卷、艺术本科文化录取控制线划定标准提高5%、保送生必须经文化课考核选拔产生等。这些措施旨在强调良好的文化素养,促使艺术学子重视文化基础,以至提高高等艺术教育的质量。
四、主动出击,往来交流
为配合国家“大外宣”、“大外交”战略,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团体于2009年在海外举办了一系列的美术交流活动。
中国美协针对藏独分裂活动,在意大利举办了“雪域高原——中国美术作品展”和学术交流活动。这是首次在国外举行西藏主题的综合性画展,包括藏族美术家在内的少数民族美术家参与了宣传工作,用美术交流方式有力地回应了藏独分裂势力的挑战。为庆祝中法建交45周年,中国美协在法国巴黎主办了“2009中国美术世界行——中国当代美术作品展”,还同期举行了“中国当代美术的发展与对外交流”专题研讨会。“中国当代版画精品展”则作为“中国美术世界行”工程项目之一,在奥地利维也纳青年美术馆亮相。在法兰克福艺术创作中心举办的“中国当代美术精品展”,积极配合了中国作为法兰克福书展主宾国的文化宣传。旨在让中华文化“走出去”的这一系列对外展览,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立场的当代艺术创造,传播了中国的和谐文化理念和艺术价值观。
“请进来”的美术交流,则让国内的观众通过“泰特美术馆藏透纳艺术作品展”、第二届“深圳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艺术的双重梦想:2RC——在艺术家与工匠之间国际版画展”、“延时·中瑞媒体艺术联展”、“白南准艺术展”、“我们的能力——国际新媒体展”、“互动•倾向——2009当代国际金属艺术作品展”等展览,较为广泛地接触到了外国艺术古典形态和当代形态。其中一些与现代科技发展关系密切的新艺术形态,以及中外艺术家在同一领域或主题下亮相展示,都为中国观众认识世界艺术发展现状和趋势提供了视窗。
五、设计动漫,蓬勃推进
文化产业作为绿色经济越来越受到政府和社会的重视,有些省份已将其作为地方支柱产业来发展。在2009年的文化产业发展格局中,设计和动漫以其凸显创新性和经济、社会效益并重的性质而备受重视,以至成为最有生机活力且蓬勃推进的两大主力形态。
10月至11月份在中国美术馆隆重举行的“首届中国动漫艺术大展”不仅规模宏大,且由中央财政支持、文化部等10个部委共同主办,足见政府重视的程度。该展以动漫为核心,横跨美术、影视、演出等多个艺术门类,通过原创动漫形象展示、电视动画展播、动画电影展映、动漫舞台剧展演等系列活动,全景式、立体化地展示新中国成立以来动漫领域的精品力作,以激励原创精品创作、推动动漫产业发展,其影响力如同一声高亢的进军号角。与此同时,由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中国演出管理中心合并转制的中央文化企业——中国动漫集团有限公司在北京挂牌成立,其目标是成为代表国家水准、具备行业引领能力的动漫游戏产业骨干企业。作为目前国内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国际性漫画产业盛会之一,“第二届中国国际漫画节”于9月在广州举办,活动包括动漫版权交易会、第三届中国漫画家大会、第6届金龙奖原创漫画动画艺术大赛颁奖典礼、第三届ACG穗港澳动漫游戏展、中国原版连环画展和2009全国大学生原创动画大赛。其中首度推出的“动漫版权交易会”,吸引了来自欧美、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近千商家、机构来中国进行版权洽谈、交易签约和原创动漫展示,交易额超过25亿元,极大地鼓舞了动漫业界。
在国家大力推动与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国策下,由教育部、文化部和北京市政府共同主办的“2009北京世界设计大会暨首届北京国际设计周”于10月在北京举行。作为世界设计大会首次在中国举办,本届大会包括5场大型国际总论坛、百场分论坛、25场展览、13场大型设计活动,以及同时向公众开放的全国各地的46个专题工作坊、北京市的22个设计工作室和园区。来自100个国家和地区的设计师与学者,通过以“设计·创新·经济”为主旨、以“XIN——信”为主题的一系列论坛、展览及设计活动,就全球设计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及发展态势与规律进行了切磋和研讨。活动不仅有利于设计领域的新知识、新理念、新成果和新实践的分享,更对发展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增强其自主创新能力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六、行情逆转,趋暖重民
2008年,发轫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世界艺术品市场包括中国艺术品市场大受影响,总体价格下跌、市场交易萎缩。对于过去五年艺术品市场充斥大量泡沫的上涨行情,尤其包含人为操作因素的当代艺术的暴涨之势,这种影响给中国艺术品市场带来了一次理性调整的机会,未必尽然消极。
北京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AMRC)针对2009年中国艺术品市场进行了年度分析与未来预测。报告指出,进入2009年之后中国书画行情率先转暖,高价迭出,并由此拉动中国艺术品市场在下半年由“暖”转“热”。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从各分类市场的具体情况来看,受到国内购买力长期关注的中国书画行情呈现不断向好的阶段特征,如齐白石的《可惜无声图册》拍出了9520万元的高价,而名家作品的价格都有不同程度的涨幅;与之相反的则是,海外购买力参与较多、中国购买力参与相对较少的中国当代艺术,仍受制于全球市场的基本面,以致价格下跌、市场交易萎缩的情势未见逆转。在国际金融危机的经济背景下,中国艺术品市场率先复苏的真正原因,在于国内购买力的强势支撑。而中国书画行情不断向好的情形,也一定程度地表明,艺术品市场中一些真正有艺术价值,且存在文化认同背景和社会审美基础的艺术品仍然有人购买,而不会因为市场的震荡而剧烈波动,甚至还有可能逆势上扬。但值得重视的是,在中国艺术市场上,普通书画家与大师级书画家作品还缺乏应有的价格距离,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
2009年中国艺术品市场较好的基本面,和国内金融机构所采取的一些促进艺术品投资甚至鼓励民众参与艺术品投资的举措或许不无关系。这些举措包括招商银行推出的“艺术品赏鉴计划”,中菲金融担保公司推出的“当代书画金融按揭服务”,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携手保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和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分行共同推出的国内首款“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福建省民间艺术馆联合工商银行福州分行在福州推出的“艺术品免息分期付款”业务……另外,像北京华彬艺术品产权交易所、中国首家“平价艺术超市”——成都西村艺术品空间以及上海“证大艺术超市”的成立与开张,恐怕都有利于国内艺术品市场的向好趋势。当然,以上措施是否真能够让艺术品进入寻常百姓家,是否能实现规范化和持续性的管理,以至切实促进艺术品市场健康有序地发展,还有待实践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