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湖湘画院 > 艺术文化> 文章内容

笔底禅心见日月——品读卢望明先生绘画作品

编辑:     日期: 2013-08-25 04:08:55    来源: 艺术文化    点击:[ 384] 次    

笔底禅心见日月

——品读卢望明先生绘画作品

短歌鉴日月,长啸摇青云;远目观今古,叱咤耕乾坤。——卢望明

中国绘画与佛教有着密切关系。东汉时期,佛教传入中国,佛教美术因之而产生,南北朝时,佛教兴盛,以宣扬佛本生故事和说法为主要内容和以浮雕、壁画、线雕石刻为表现形式的佛教美术也随之繁荣起来,至唐代而达于巅峰。“以心传心,不立文字”的禅宗宗旨,“不离世间,明心见性”的习禅方式使得人们习惯于向内心探求,书法、山水、花鸟等艺术门类成为抒写心性的需要,也使“以禅入画”或“以画喻禅”的作画方式成为画坛人士的自觉选择,从而推动了佛教美术向禅画艺术的演变,并使这一艺术在宋、元、明、清历代杰出艺术家们的探索、丰富中不断走出精美完备和博大精深,在中国美术发展史上形成了一个流派纷呈、高峰迭起、各领风骚的艺术长廊。对于这样一份丰富的禅学历史文化遗产,画家卢望明先生深谙蕴藏其中的丰富营养。
“大隐隐于市”,卢望明先生居住在湘潭市城区一个不起眼的小区,早在20多年前,他就躲开俗务,辞去公职,从高雅的艺术殿堂回归民间,隐迹山林,精研佛法,并以高情逸志承传白石艺术薪火,致力于佛禅艺术研究和创作。他把画理和佛理贯通,从净化自己的灵魂入手,以传统的笔墨技巧,抒写现代人自己的性灵,其所画作品禅道与绘画艺术融会贯通,不仅自抒胸臆、创意迭出,且意境卓然、妙趣天成。
现如今卢望明先生虽已年入古稀,却依然一派“清风朗月”的禅者气度,怡然自得,安详自在。“道法自然”,其作品将天地间最普通的乡间风物化为灵动的佛法,如牛的千种形态,佛的无数变化,以及书法的趣味变形等等,无不渗透禅理,解放心灵。
钱穆先生说:“中国艺术不仅在心情娱乐上,更要在德行修养上。艺术价值之判定,不在其向外之获得,而更在其内心修养之深厚。”这是成就一切艺术的大前提。中国禅画追求的也是不拘体裁,不拘形式,把握住生生不息的禅心。而禅心的根本正是悲天悯人的至情自性。
卢望明先生在其禅画语录中云:“画事如修行。道由心悟,不可外求,认定灵光处,且走自家路,切勿左顾右盼,方能画出自家面目。”他以“舍得,放下,看破,此身即佛”的精神抛开一切世俗名利,穷研佛理禅机,长期积累,修心养性。正是这般无滞无碍、无欲无虑的胸怀,使卢望明的艺术世界一气而生,一气相连。
品读卢望明先生的绘画作品,没有枯木瘦水,没有深山飞瀑,没有一缕烟岚的幽远,没有一片苍林的萧疏,你看不到丝毫传统中国文人画自我伤怀的悲凉和沧桑,活泼泼跑出来的全是无尽的快乐、无限的生机和无言的禅意。而对禅画的灵感来源于他在湖南长沙古开福寺创作《五百罗汉图》时四百多个日日夜夜的居士生活。这些日子,他过着斋食羹汤的清贫生活,在晨钟暮鼓中闻经听偈,援笔遐思而悟出:佛教文化与中国的平民生活和民俗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用水墨画来阐释佛理并服务平民生活,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审美价值。从这个认知出发,他决心走一条与自己过去迥然不同的艺术道路,即以禅入画,以画悟禅,采素材于远古,发联想于当今。
大道无言,大道至简。卢望明先生绘画始终取材于最草根最朴素最通俗的人与物,而民间百姓最喜闻乐见的牛和弥勒佛成为了他创作的主要形象。六十年来,卢望明从牧牛到画牛,笔耕不辍,创作了大量有关牛的作品,如《百牛图》《坦平大道直通天》等,既体现了牛的生命情趣,又致力于追求超越生活的哲理禅情。而作品《积善随缘种福田》为六尺整张,背景为淡墨草书的“福”字,主体画一罗汉驾牛耕于田中,有仙鹤三只盘旋飞舞其上,小牛一头欢跃其旁,罗汉左手扶犁,右手执荆,头罩光环,项挂佛轮,笑容可拘,形态憨厚生动。两牛形、神各异,富含生活情趣,三鹤参差错落,顾盼生姿。右上题款以篆隶意书“积善随缘种福田”,左边落款以“板桥体”书“短歌鉴日月,长啸摇青云。远目观今古,叱诧耕乾坤”的诗句。书法老辣干脆,与画面浑然一体。作品盖印章11颗,从右至左依次为:应作如是观、原我、般若、常生如是心、人长寿、吉祥、乐天行者、日月居士、卢、望明指印、龙生。整幅作品笔法苍老,墨色丰富,构思巧妙,格调古雅。既有浓浓的禅意,又透出生活的真趣,很好地阐释了“佛法的真谛在于生活,在于自然;生活的真谛在于勤劳,在于淡泊”的哲理。是卢望明画牛作品中的精品。
他画《五百罗汉图》,将历代传统艺术手法览于心底,寄豪情于笔端,以其丰富的想象力,参禅得悟,将五百人物组成了生动的情节,且每个罗汉的形象与其富有含义的名字巧合天然,状貌古野而不脱凡情,笔调高古又融入凹凸之法。在人物之间穿插许多动物,有威猛的虎。蜿蜒的龙,矫健的鹿,巨型的象,朴实的牛,以及仙鹤、凤凰、蝙蝠、鸟雀、游鱼、神龟等等。所有动物全都具有佛性,就如同一个众生平等的大同世界,充满着上古的空气和阳光。
卢望明先生在创作中将禅画融入自己的人生态度,他以《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为主题创作,来勉励自己勤画不辍。他画布袋和尚弥勒佛,那永恒的开怀大笑,那包容天下的大腹,处处体现的是其对和谐人生的向往,对世间众生的热爱。在《积善随缘种福田》一画中,不仅画工精致细腻,动态鲜活,而且将神仙世界的弥勒佛融入农耕生活的意象中,来诠释一个极富禅意的朴素主题,这个意味深长的画境和谐美好,却又在警醒众生,务必“众善奉行,诸恶莫作”,方得无穷之福报。又如作品《细品乡音即梵音》,先生将牧童短笛的意境全新演绎,那仿佛远去的乡村牧笛,原来正是清净自性的神奇梵音,世俗大众全因名利欲望所困,无法感悟其中真意。此画如德山禅师的当头棒喝,有醍醐灌顶的金刚之力。具有“平淡之中见奇崛”“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震撼力量。其禅意画以画喻理,以理传道,可谓用意深远,功德无量。
简约高远,淡而有味,静定生悟,写实追虚,可谓是中国禅画家共同追求的至高境界。大彻大悟的创作激情一旦迸发就不可收拾,卢望明从书画进入禅境,以智慧解脱人生。在禅画艺术的世界里奉献人生超越人生。在明心见性的禅境里,他摆脱了主客体之间的分别心,而以“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平等心来体会“万物与我并生,天地与我同在”的艺境。
“天地大镜子,照我本原真,浑身无媚骨,盈袖有清风,砚田耕福泽,笔底走烟云,心纯耳自顺,终老一顽童。”这是画家特立独行的处世哲学和神闲淡定的人生境界。
一样的日月,不一样的境界。如同卢望明画作中所提的一首诗:短歌鉴日月,长啸摇青云;远目观今古,叱詫耕乾坤。
绘画、书法、诗文,在三位一体的卢望明禅画艺术空间里,我们感通万物,思接千载,超越尘俗,解放心灵。在禅心与画意的融合里,卢望明实现了他的艺术人生的理想境界,开拓出中国禅画优美深邃、意境深远的美学境界,实现了大雅大俗的完美结合。

2010年10月16日
刘 坚